鹿吵

年更选手,国家一级爬墙运动员

【宏晋】烟味。

♪SpeXial宏晋。

♪架空杀手paro.

♪内含吸烟梗,不适请绕道。

♪毫无逻辑性,认真你就输了。

♪迟来的,新年快乐。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只有两层的阴暗杂乱的废墟内玻璃碎石散了一地,黄伟晋寻着记忆向顶部攀爬,踩到青苔脚底一滑险些从半空摔下,迅速掌控好平衡跳到旁边略低一点的没有护栏的楼梯上沿着台阶在石块中穿行。

 

“检查好了,那几个人刚刚已经被我们全部处理掉,东西都在你那里。”黄伟晋到达顶层便开口和坐在楼顶边缘比较完整的石头上怀里抱着两柄长刀的罗宏证说个不停,“哇,宏证我和你说喔刚才好险的,你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我啦。喂,宏证你有没有听我讲话诶?”

 

罗宏证这才将视线由远方移到他身上,从大衣内兜舀出烟盒抽出一根咬在嘴里熟练点上火,黄伟晋皱皱眉坐到罗宏证身边拿出手机为了避免尴尬随意翻看,转移注意力不让自己在意坐在自己边上的人正在吞云吐雾。

 

见他这次什么都没有说罗宏证反而有些不自在,主动开口,被烟浸染过的嗓音带着丝丝哑意,仿若一声惊雷在黄伟晋耳边平地响起:“在看什么?”

 

手指胡乱在屏幕上滑着黄伟晋身体向另一侧缩了缩,他有点不太习惯罗宏证的这种声音,却又超乎异常的喜欢着他声音里偶尔涵括的这种沙哑,目光躲躲闪闪的身体却没有离得更远:“没,没什么,就简讯啊。”

 

“哦?是吗?”罗宏证有些不太相信的凑他更近,原本两个人的坐姿是一个朝向北一个朝向东,现在罗宏证几乎坐在黄伟晋后面,看起来就像是要将黄伟晋抱进怀里一般。

 

黄伟晋正想开口打破有点尴尬的局面,罗宏证却突然压在他身上将他按趴在地,一枚子弹从原本黄伟晋脑袋所在的位置呼啸而过,罗宏证迅速从黄伟晋腰间抽出枪对上远处开了一枪,那处的狙击手被罗宏证一发爆头后抱着枪的手再也没有抬起来过。

 

罗宏证很生气。

 

这次的任务消息的不准确,以及刚刚狙击手瞄准着黄伟晋的头颅,这两件事都令罗宏证感到愤怒。

 

他目光一凛,从楼顶跳下落到下方三个个偷偷摸摸地想要摸到他们后方的人面前的同时将两柄长刀的刀鞘甩出,分别擦着边上两人的脸颊划过,冰冷的刀刃在月光下泛着寒光,手起刀落抹了离他最近那人的脖子,另外两个被突如其来的转变吓的倒退一步,反而给手持狙击枪的黄伟晋留了空子,扣下扳机夺走最后方的人的性命。

 

最后剩下的那个人似是知晓自己最终结局,利用浑身力气后退着向黄伟晋扔去一枚刀片,黄伟晋看到他的动作甚至躲也不躲,站在前方的罗宏证回手挑掉那枚刀片,刀片反而射在那人脚下,罗宏证不再给他施展任何小动作的机会,左手刀刃刺破血肉直击心脏膝盖顶在他小腹将他压翻,右手刀刃从左向右挑破动脉,看着鲜血喷涌仍觉不解气,好在罗宏证有听到黄伟晋叫他的名字,迅速弄断了这最后一人的脖子站起身扫视四周。

 

确认没有威胁后罗宏证捡起刀鞘把刀重新入鞘,将向他走来的黄伟晋拽到怀里拥住。

 

黄伟晋并未有任何反抗的动作,反而双手回抱住罗宏证,轻拍着罗宏证的背安抚他:“我没事,宏证。我没有事。”

 

罗宏证是真的不敢想,如果自己没有留意到那一声细微的子弹上膛的声音,后果会是怎样。

 

他会疯,但他会要所有人陪葬。

 

罗宏证扣住黄伟晋的后脑在他唇上轻吮一下,黄伟晋嗅到熟悉烟草味道凑近主动伸舌探入,但却轻描淡写的舔舐一下便抽离,罗宏证知晓这是对方在努力安抚自己精神,扯了扯嘴角靠近追着索吻,贴着对方唇瓣厮磨。 


黄伟晋也不挣扎拽住人衣领轻轻噬咬唇角,罗宏证微痛皱了皱眉手臂环上黄伟晋腰际,往怀里带着贴近几分,舌尖绕着黄伟晋唇线细描,带着黄伟晋的舌头纠缠重重吮吸,直到他缺氧也不放过。

 

任务绝不会失败,谁也不可能离开。

 

罗宏证是黄伟晋一生的囚牢。

 

而黄伟晋,是罗宏证一世的枷锁。


两个少年重新整理了一下现场搜查了后出现的四人身上的线索,在太阳初升的时刻,向晦暗不明却又清晰可见的未来并肩前行。

 



 

END.


个人认为去掉异能大概双勾斩有些不太实用?不过那种夺人首级的样子也好棒啊……

想到黑化的罗先生我就prprpr个不停根本停不下来(捂脸。



评论(5)
热度(44)
© 鹿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