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吵

年更选手,国家一级爬墙运动员

【宏晋】拒绝狂欢。

♫给癌七 @CooooCccL 的生贺。占TAG抱歉。

♫SX宏晋,哨向设定,不虐。题文无关。
2
 ♫时间不够乱写的,自己都没看第二遍,有空修,有虫请帮捉。

♫情人节快乐。

因台风天气而树木摇曳发出怒吼声响,几欲达到电闪雷鸣的程度,由于在山林内所以还可以听到忽远忽近的狼嗥叫声,这样的夜晚注定不会安宁。

黄伟晋将窗子推开一道缝隙四处观察,确认并没有危险后将窗子关好,一只手从身后迅猛地伸出擒住他的脖子,有些慌张地准备使用肘击试图将来敌击退,却被人拎着后颈直接转了180度和身后人面对面接触。

“喂,”来人松开他转手敲了下他的额头,“发什么呆。”

看到是熟悉的搭档后黄伟晋松了一口气向后略退半步:“搞什么啦,宏正,吓到我了诶。”

罗弘证伸手摊开放到黄伟晋面前,黄伟晋条件反射继续后退,不料身后就是墙壁,他这一退反而被罗弘证圈在墙壁和他怀里,后背上仍未痊愈的伤处的疼痛令他忍不住闷哼出声。

“宏……宏正,你在做什么啦?”虽然平时也会有些亲密的举动,之前为了解决结合热也有做过更进一步的事情,但是现在也算是在执行任务期间,黄伟晋考虑到这一点伸手想要推开罗弘证,却被他仍停留在自己面前的手指弹到额头,“哇好痛诶!干嘛啦宏正!”

“有点危机意识啊你。”忍不住被黄伟晋身上散发出的信息素味道所吸引,罗弘证趴在颈窝伸出舌头啃咬。

“呜哇,好痒。”黄伟晋被罗弘证咬的地方痒意明显,忍不住笑出声不带力气地推了推罗弘证的手臂。

罗弘证清楚地知晓黄伟晋的一切。

敏感点,位置,力度,甚至周围的环境会对他带来怎样的影响,罗弘证通通都知道。

而且,只有他一人知道。

将黄伟晋压在墙上,罗弘证凑到他耳蜗辗转舔舐,被放大数倍的湿漉漉的呼吸声引得黄伟晋有些不好意思,被罗弘证信息素的味道逐渐包裹起来却令他忍不住拥抱罗弘证。

结合过的哨兵与向导,对彼此的吸引力无论何时都异常强烈。

“……任务。”黄伟晋深陷入罗弘证的气场前终是开口提示他仍然处于任务期,罗弘证笑笑撬开黄伟晋并未紧锁的牙关:“不要管那些。”

“可是……”虽然紧紧拥抱着罗弘证的身体,黄伟晋却还是不死心的继续想要提醒,这次罗弘证甚至没有让他说出完整的句子,勾上他的舌尖带到自己口中轻轻噬咬,黄伟晋吃痛想要缩回舌头却被预测到他反应的罗弘证紧紧吸住,他轻笑一声,声音内带着明显的笑意。

又被他笑了。黄伟晋有些不甘心地垂下嘴角,却仍是在配合着罗弘证的动作,伸手开始着手解开他的衬衫扣子。

黄伟晋向来不喜欢被粗暴的撕开衣服这类行为,罗弘证也从来没有这样做过,这种“被尊重”的感知更是黄伟晋甘愿被罗弘证“掌控”的原因之一,就算他什么也不说,他也会懂。

两人互相为彼此解着扣子,反复凑近亲吻,水渍声由超乎常人感知的哨兵传递到向导的感知层面,害羞的同时又渴望着更多。

既然宏正会在这种情况下做,大概就是确认目前暂无危险吧,信任着他的同时也扩大感知,这样一来只要有情况出现也可以立刻察觉到。

发觉扩大感知网的罗弘证正要解开黄伟晋腰带的动作略停滞,趴在黄伟晋耳边喟叹:“伟晋。”

“嗯?”反射性出声回应的黄伟晋并未注意到自己声音中带着的软糯,反而睁大眼睛无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罗弘证倒吸一口冷气重新压上他啃吻。

这种毫无防备的表情,真让人受不了啊。

不知从何时起已经习惯了这个看起来完全无害的少年跟在自己身边,时不时安抚自己情绪,偶尔感知过载也毫无关系,这个小向导的能力,似乎没有极限。

身体并不像一般的向导那般羸弱,体能也比较强上一些,自己稍微放慢些速度他便可以跟上,行动也还说得过去,一般程度的实战都不需要自己的过分照顾。

黄伟晋看着分心的罗弘证主动凑上前与他完成一个吻。

这个哨兵,还可以激发出怎样的能力,这个小向导的身体里,还存在着怎样的能量,未来的一切都是未知的。

只是有一点毋庸置疑,他们,绝对不会分开。

评论(4)
热度(64)
© 鹿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