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吵

年更选手,国家一级爬墙运动员

【不二越】惩罚。

♪(2011年)旧文搬运。

抱歉一不小心让部长炮灰了。




「嗡……嗡……」

 

越前躺在床上酣睡,全然不知桌上仙人球旁边放着的手机在疯狂震动,加鲁宾跳到他身上悠长地喵了一声他才不满地揉揉惺忪的睡眼:「加鲁宾,别闹……」环顾四周发觉不二不在身边,略微颦眉。

 

加鲁宾跃到书桌上提醒他震动的欢快的手机,越前迟疑一瞬接起电话:「Momo前辈,你应该知道现在是几点吧。」隔着话筒还听到了菊丸和河村刻意压低的声音,那几个人一定没做什么好事。

 

「抱歉啦,我知道现在很晚但是啊……」听到桃城的话越前的眉皱的更紧,几秒后努力使自己镇定:「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要睡觉了。」

 

「喂喂!越前是真的!」桃城的喊声被越前强作淡然的「晚安」泯没,越前合上手机放回桌上却没有了睡意,想了想坐起来穿衣服。

 

这一次他瞄了眼手机放进衣兜里没有给手冢打电话。

 

越前在泛着鱼肚白的夜幕下追寻曾经的足迹,体力一向不错的他却气喘嘘嘘地进入青学,脑中仍回荡桃城刚刚说的话。

 

「抱歉啦,我知道现在很晚但是啊……」

 

距离网球场越近越放慢脚步,如同临近不敢证实的真相一般。

 

「……不二前辈和手冢部长在青学的球场私会诶!」

 

之前还在想,只是Momo前辈耍我罢了,可是自己建立的假象在这一顺间全部坍塌。

 

那两个人,在球场里靠着铁丝网交谈,不二突然眼含泪水握住手冢的手指,手冢顺势拽过不二与他拥吻,不二冰蓝的眼眸紧闭着,在躲在另一边的桃城等人看来就是享受。

 

越前站在球场的外面,怔怔地看着手冢和不二,第一眼便已崩溃,一路上好不容易积攒的勇气和力气都完全丧失了,他膝盖一软,有些摇晃。

 

菊丸最先看到他,慌忙喊了声「小不点」与嚷着「别看」的桃城和叫着他名字的河村一同冲过去,与此同时,球场内的两人也醒悟过来般地看向满脸冷泪的越前。

 

「龙马……!」不二在第一时间推开手冢跑向越前,冰蓝的眸子溢着各种成分,这些是这个天才不二周助只会因越前一人才会有的情绪,不安,焦急,担心……

 

那个少年在他们抵达他身边之前摔倒在地上,琥珀色空灵的眼底,最后一缕光线瓦解。

 

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

 

世界一片漆黑寂静。

 

前尘往事像飞快倒带的电影在脑中回放,时光轰然倒退,那个戴着白色棒球帽,眼神清澈,拽的不可一世的少年,是谁?一切都没有拉开帷幕,那是三年前还很稚嫩的他——

 

越前躺在楼顶意外地没有睡着,楼梯间的门被打开,不二睁开冰蓝的眸子打量越前的表情……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

 

「给,葡萄味的。」不二纤长的手指握着越前的最爱,笑意盈盈地递过来,越前右手支撑身体坐起来,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接过饮料,连谢谢都省去了。看着这个别扭的小孩子不二不禁笑出声,越前疑惑地看向他。

 

「抱歉。话说越前中午不睡没关系吗?」不二与他背靠背坐在一起,听到越前终于开口:「没什么。」

 

语气中透着淡淡的不满与,醋意。

 

不二不再说话,看着湛蓝的天空想到,越前可能是误会了吧,而且还吃醋了真可爱(心)~嘴角轻轻上扬。

 

十几分钟前不二被同级的女生约到通往楼顶的楼梯间,这个女生是来表达自己对不二的爱慕顺便帮同班的女伴递情信的,然而越前拽拽地走上来自动无视那个女生随口说了「不二前辈我渴了」便走上楼顶关门。

 

不二笑了笑对她说就是这样我先走了再见,离开去为越前买Panda,那女生咬着小手帕连带女伴那份不甘哭去了。

 

她国中三年级还是一副萝莉样,虽说可爱但于不二看来与越前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嘛(心)~可是越前王子殿下没有听到不二前辈的回答就去吃醋不二前辈冤的很诶——!

 

不二勾起唇角听着越前的呼吸声轻轻转过身将他揽进怀,越前枕着不二的腿蜷屈着躺在不二怀里,猫一般不安分地蹭了蹭,找个舒服的姿势甜甜睡去,不二试着拿出越前手中仍握着的不二买给他的Panda,不料越前攥得很紧,不二愣了愣开心地笑了。

 

越前唇齿微张,纯净的睡颜张显无限诱惑,不二手指抚上越前的脸,俯身在越前额角冰凉一印。

 

唇凉吻却暖。

 

天边出现瑰丽美好的绯色时,越前小声呢喃一声醒来,不二将视线移回越前琥珀色的眸子,「越前睡的还好吧?」

 

「呃……」越前迟疑着问出自己的惊讶,「已经,放学了吗?」

 

看到不二点头更加奇怪,上下课的铃声都没有把自己吵醒这还真是……「不二前辈也没有叫我?」

 

越前站起来晃晃头完全清醒了,不二见状也起来扑了扑衣服上的灰尘浅笑,「没有啊,因为越前貌似很舒服呢。」

 

是因为是在不二前辈的怀里吗,所以才睡的这样安心……

 

是因为,是这个人吧。

 

脸上泛起淡淡的潮红,慌忙道:「不二前辈对不起,耽误了你下午的课。我、我先去部活了……!」

 

「越前。」不二叫住正欲逃跑的越前,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柔语气说着这句意义重大的话。

 

宛若在幽渊的黑暗之中涌进大片阳光。

 

「喜欢的喔,我对你。」心跳,不自觉地漏了几拍,大脑瞬间死机。

 

误会,总是有的。醋意,总是有的。口头禅也总是有的。

 

大脑重新启动后的第一句话便是「まだまだだね.」

 

不二上前从越前背后抱住他,轻吻越前的后颈,直到越前的耳根都是蕃茄红才放过他:「一起去部活吧。」

 

别扭小孩子越前酱别扭地点点头任由不二腹黑熊牵着自己的手,这一牵,便是三年。

 

 

 

梦醒,睁开琥珀色的眸子,立即认出这是不二的房间,桌上的仙人球依然昂首,阳光洒的正好。

 

不二端着盛着汤的碗轻轻拉开房门,他看到越前立在窗前,背影无限落寞。

 

越前站立在窗边,面向着窗子,听到不二进来的声音后歪过头看着不二,逆光中不二看不清越前的表情,只能感到越前的目光没有温度地刺在自己身上,不二将碗放到桌边,伸出手从身后环抱住他,不二的下颚抵在越前头上,轻轻的鼻息扑在越前的耳尖。

 

越前第一次爱的这个人,没有原则地宠爱他,不计较他的任性,但是这个人却与另一个人在他面前热烈地拥吻。

 

倒抽一口凉气,眼泪根本止不住,疯狂肆意地流淌。越前胡乱抹了抹泪挣脱不二,张口说出的话令不二也险些哭出来。

 

「分开吧,不二前辈。」

 

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足够令不二悲痛欲绝。

 

「龙马……」不二再次将他揽进怀,脸埋入他的发中,「对不起,对不起,龙马。」

 

越前淡笑着转过身正视不二,忍耐着泪水微笑着,用极其平静的语气说:「不二前辈,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太幼稚了。」

 

不二看着越前苦涩的笑颜收回手微垂头,依旧喃喃地说着「对不起」。

 

不久后的德国联赛,越前毫无悬念夺冠,不二每每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隔着冰冷的机器出现在眼前时,冰蓝幽深的眼眸总溢着淡淡的一干人读不懂的情绪,「是哀伤吧。」

 

在众人七嘴八舌地猜测时大石说,乾笑着摇摇头,手冢依旧面无表情选择无视。

 

几个月后,四场联赛冠军全部到手,取得大满贯,当电视报纸各大媒体争相报道这个少年武士的时候,不二想,也怪自己不相信爱人的实力,那晚不去找手冢谈就好了。

 

他看着报纸上越前压低帽沿的动作略微有些慌乱地移走视线摆弄起桌边的仙人球,手冢靠在门边看着发呆的不二,揉了揉太阳穴闭上眼。

 

 

 

起初不二和手冢靠着铁丝网轻声交谈,慢慢地,手冢不再说话,不二突然眼含泪水握住手冢的手指,声音因是关于越前的话题而有一丝颤抖:「手冢拜托你,这是龙马第一次参加联赛,请你不要……好吗?」

 

手冢只淡淡叹气说「你为了他真的付出太多」顺势拉过不二与他拥吻,就像手冢无数次想的那样,抱住不二,霸道地亲吻他。

 

然后菊丸忧心的一声「小不点」将他惊醒,而后不二更加慌张地推开自己,向那个有些站不稳的少年跑去。

 

 

 

手冢收回思绪,睁开眼敲门:「不二,到时间了。」

 

「嗯,让大家久等了吧。」不二抬头,依旧是就算知道是伪装的也无懈可击的微笑。

 

 

 

河村寿司店里,除去那个少年外,三年前青学国中网球部的正选队员都在——庆祝不二的生日:

 

「不二前辈生日快乐~」此乃看了看海堂后咧嘴抢先的桃城道。

 

「生日快乐,前辈。」此乃不满排在基友后面的海堂撇嘴「嘶」道。

 

「不二,玩好喔,还有大家也是。」此乃拦下正欲开战的桃子和蛇后将果汁分发给众人的河村道。

 

「嗯,我们会的喵~」此乃趁不二向河村道谢拿起不二面前的寿司扔进嘴里的菊丸道。

 

「英二!别吃不二的!那是……!」此乃站起来慌忙阻止但未遂的大石道。

 

「是芥茉寿司的可能性是100%。」此乃推了推反光眼镜的乾坏笑道。

 

「不要放松警惕。」此乃望着众人乱成一团的万年冰山手冢道。

 

每个人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提起越前,每个人都故事忘记那些苦涩的事,每个人都故作开心。

 

这时不二的手机预期外地响起。不二按下接听键正想礼貌地问对方是谁却听到令天才不二周助窒息的声音。

 

「不二前辈,生日快乐。」

 

张口欲言,对方却已挂断,沉寂在室内弥漫开来。

 

在这种尴尬的时刻,门被拉开,未等众人反应过来,那个削瘦的身影已走了进来,微微压低帽沿,勾起唇角重复刚刚说过的话:「不二前辈,生日快乐。」

 

霎时,一干前辈沸腾起来,纷纷向他打招呼。

 

这对久别几个月的恋人间的隔阂早已消失,甚至可以说没存在过,是呐,三年的感情人家早有了默契,不过是因为爱人低估自己实力而耍耍小脾气罢了。

 

越前将一屋子人的问候抛到脑后,琥珀色的眸子映着的只有一直微笑的不二。

 

这个青涩少年的身影在不二眼前站定,伸出手勾起坐在地上的不二的下颚,邪魅地笑:「周助,我回来了。」

 

众无奈抚额,这句「我回来了」听起来好危险……

 

不二静待下文,越前继续他的动作:「回来惩罚你了。」

 

青学众均被雷:「惩罚?!难道是……?!」

 

「龙马真对不起不过你不会怪我的对吧?那么告诉我这是谁教你的呢。」依旧是鸟兽无害的人畜通吃的微笑,不二站起来微垂头,周身被阴影笼罩,一只手钳住越前的双手,另一只手揽过越前的腰枝,靠近越前在他耳边呵气,越前的身体一阵轻颤,声音也有些抖:「是老爸……」不二叹气看着被自己欺负的孩子,冰蓝的眸中再次浮现众人曾经看不懂的情感,这次他们分明看清了,那是无奈与宠溺。

 

墙边的影,不二俯身与越前完成一个甜蜜的亲吻。

 

-正文完-

 

 

 

 

-彩蛋-

 

(一口气读下来很考验肺活量哟。)

 

事实上猫酱在开始时当天晚上和熊酱讨论关于几个星期后开展的美网的事迷迷糊糊睡着了被加鲁宾弄醒时发现熊酱不在就有些不爽了被桃酱吵的更加不爽人家猫酱可是很嗜睡的跑在路上因为没睡好状态不佳很累在上演冢不二时更加困倦眼泪都出来了于是倒在地上睡着了梦到三年前还是超级傲娇的自己被当时就很腹黑的夫君告白无奈醒来后站在窗边思考要不要去美网离开不二一段时间让他反省注意猫酱离开时说的是分开吧哟于是顺便捧回个大满贯然后想着熊酱生日快到了于是回到日本来到冰山部长告诉自己的河村寿司店当说完我回来惩罚你了后不二不怀好意地一摊手问今年打算送什么给我猫酱怔住他亲爱的欧亚叽下飞机时把他买给不二的相机弄坏而他根本没时间再买所以想了想豁出去了于是红着小脸小声说——

 

「我自己。」

 

这句话就如同猫酱开挂一般眨眨眼便可全场秒杀!全场秒杀你懂么你懂的!!!

 

 

 

最先恢复的是早有心理准备的手冢和乾,乾在笔记本上唰唰写着突然抬起头问道:「你吻不二是为了越前吧。」

 

冰山酱只镜片反光淡笑道:「我本来就打算今年不出赛,而看越前想出赛又没什么干劲。」

 

「要不要这么狗血啊……」一干人再次无奈抚额。

 

谁料手冢摸摸唇:「再者说不二吻起来口感不错。」

 

众(喷血):「……(你是我们部长么你不是吧啊啊啊啊啊……?!)」

 

手冢(扶眼镜):「油断せずに行こう.」

 

 

 

 

 

 

END.

 


评论(1)
热度(10)
© 鹿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