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吵

年更选手。
国家一级爬墙运动员。

原谅我盛装饮酒只为放下你。

卢瀚文累的气喘吁吁,也不顾地上干净与否不管是否会弄脏他崭新的白西裤,直接坐到地上,摘下在沿途小摊购买的蓝色帽子充当扇子扇风,同行的女孩子递过来一张纸巾,他道过谢随手接来擦了擦额头泛出的细密汗珠。

 

此刻这座微草所在的城市的某处酒店,正有一对新人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下举行婚礼,卢瀚文站在景区城墙边支起手臂托住下颚眺望远方回想着曾经观过的婚礼。队长——虽然现在队长已经是卢瀚文,但他私下还是习惯性这样称呼喻文州——他说,女方想要西式婚礼,男方对这些完全没有概念,便什么都依她。

 

说起来到现在为止卢瀚文也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子,他综合着道听途说来的片段努力拼凑起来刻画。

 

夏末的某天,可能也是初秋,总之就是那种凉爽却不闷热的时节,刘小别很俗气的遇到了于他的那个她,素白手指将温暖栗色的长发鬓角拿起置于耳后,有些害羞的微笑拜托帮忙拿一下放置在CD架上方的CD盘,那一瞬间直男刘小别就栽了。

 

黄少天从来都不看好卢瀚文对刘小别的单恋,他是冷静的观局者,他在卢瀚文十六岁的时候对他分析过他和刘小别的关系,简洁明了一针见血。

 

继承了上辈者的,宿敌。

 

将手中喝空的听装啤酒扔进垃圾桶,手指伸进西服口袋碰触到了烟盒和打火机,略怔一瞬终是没有动,从另一个口袋中拿出手机找到最近联系人列表按下。

 

“邱非哥,晚上陪我打几把呗。”语气是惯有的略带撒娇意味,声音却早已从稚嫩成长成清澈,撒娇起来也从不会惹人烦恼。

 

对方的回答也是惯有的简短明确:“好,晚上联系。”

 

“嗯好啊,再联系。”

 

 

 

评论
热度(9)
© 鹿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