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吵

年更选手,国家一级爬墙运动员

【祥林】吃了个鸡。7-12

加班也不能阻挡我想要成为日更写手的美好愿望(靠北

应鹤青同学的要求,本章有车~

深藏不露套路阎x职业选手林

夹带几句话饼四,注意避雷

部分场面借用我滚的直播!B站直播间388两仪滚,我滚除了素质极差以外没有缺点!(

 @鹤青 点的吃鸡哏


1-6

 

 

 

 

 

7

 

郭奇林想了一下朱云峰那放荡不羁的车技,决定还是由他自己开车,黄上衣的队友迅速坐到他身后。

 

朱云峰自觉坐进摇篮,开镜瞄了瞄天上,吹个口哨点开地图,标上大致的掉落位置:“嘿!空投落脸,运气不错啊。大林你都有98K了,就别和我抢了啊?”

 

——饼儿你还开着麦呢!!!

——饼哥你暴露大林了!

——啊啊啊队友等下是不是会激动得像我一样啊

 

方才那般斗嘴后,朱云峰的麦就没关过,此刻叫出郭奇林的名字后他才反应过来不妙,郭奇林也是倒吸一口凉气。

 

好在队友也许是没有听清,也许是听清了但是不看职业比赛所以不知道他们,总之看他并没有什么反应的样子,他俩才放下心来。

 

“兄弟你怎么称呼啊?你要不要空投?我可以帮你抢的!”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郭奇林收了他的98K,便也征询他的意见了。

 

谁打FPS不想拿把空投枪呢?他却满不在乎,抱着他的M416十分心满意足:“叫我老阎就成。我没关系,而且你们技术好,拿着好枪比我拿着有用。”

 

朱云峰迅速画重点:“哇兄弟你也觉得我们两个很6对不对?”

 

“老严?老颜?还是老阎?”郭奇林还在纠结这人说的究竟是哪个字,听起来像是一个词说了三遍。

 

但那个人竟然懂了。可能是听朱云峰太话唠,他懒得理,只回了郭奇林:“通俗点说,就是阎王爷的阎。”

 

在朱云峰抱怨着老阎不理他的背景音里,郭奇林轻笑一声:“噢,阎哥。”

 

这一声儿啊,可把人听得心都化了。

 

 

 

 

 

8

 

一路上除了开局就挂了个队友,其它都十分顺利,轻轻松松进入了决赛圈。

 

毕竟郭奇林和朱云峰的技术在这里摆着,老阎也听他们指挥,比平时野排的队友听话多了,不会上来就质疑他们,而且大家玩游戏都是图自己开心,他却会考虑他们,看到敌人他先知会一声,等他俩架上枪了就冲锋。对面把火力全转到他身上,郭奇林和朱云峰就好打多了。

 

故而这局吃鸡后,郭奇林记下了那人的ID,出去后第一时间拽他入队。

 

——哎哟翻阎哥牌子了~

——阎哥不是少爷的粉真是可惜了……

——如果大林能通过我四提姆好友申请我就炸成烟花!

 

“哎,大林?”朱云峰虽然也觉得那人有意思,但是没想到郭奇林会在他之前邀请他。

 

“挺好玩儿的,再一起打一局!”郭奇林解释,“刚才那局大家看得开心的话别忘了点个关注!”

 

朱云峰顺口接道:“点关注不迷路——”

 

郭奇林是不会主动要礼物的,粉丝们也懂事,知道战队让他们直播无非是想多些粉丝和收入,有免费的礼物当然不会计较,一股脑儿地送给他们,有些条件好的、自己赚了钱的也会送些付费礼物,俗称氪金大佬。

 

朱云峰见他提醒关注后便不再说话,悄悄叹声气开口了:“哎,我们哥俩儿晚饭还没着落呢,吃鸡不上床啊不是上船吗?这都吃几把鸡了,你们主动一点儿行不行啊?”

 

——上床还行??

——主动是不会主动的,这辈子都不会主动的

——四爷快来管管啊!

 

看他开腔了郭奇林连忙拦住他:“别别别说了!丢不丢人啊!小心明天就有营销号写你骗那啥!”

 

朱云峰身正不怕影子歪,听了这话笑了:“写呗,写完就告他!”

 

 

 

 

 

9

 

阎鹤祥看着这个来自郭奇林的邀请弹窗,迅速截了图点上接受,按耐着心中激动之余,听着直播还记着拿过手机点开支付宝给郭奇林转账呢。

 

郭奇林听到手机震动,点开看了一眼,:“哎哎,烧饼说着玩儿的,别当真啊!还真转钱了?”

 

五百元的转账,备注着“晚饭钱”,他们平时也就吃吃外卖,这五百块都够他们几个主力队员叫顿火锅了。

 

朱云峰也跟着瞧了一眼:“哎,别人吃鸡粉丝上船,你这粉儿怎么还转上账了?”

 

郭奇林调出自己直播间给他看舰长列表,鼠标放到徽章等级第一的总督上面:“这姑娘打我开通直播间那天起,就是我的总督了,一个月小两万呢!平时也总给我转账,我都不好意思收了……”

 

——壮壮大佬流批啊!

——壮壮大佬不是姑娘吧233

——壮壮大佬信息隐瞒的特别好,现在都不知道她的性别年龄职业呢

——只知道有钱

——对,有钱

——特别有钱

 

朱云峰:“我怎么就没有这种粉儿啊!”

 

 

 

 

 

10

 

郭奇林还念着刚才那笔转账,苦口婆心劝诫着观众:“大家理智氪金啊,一定不要用父母的血汗钱,学生党可以送送免费礼物,等赚了钱偶尔氪个三五十也就行了,支持我们的方式有很多种嘛,不一定非要氪金的。”

 

这么闹了一会儿,就开始匹配进游戏了。

 

不过啊,还真的说什么就来什么。

 

第六局,他们三个匹一个野队友,这一楼还真是个卖挂的:“卖挂卖挂!加QQ********了解一下!!”

 

开着自由麦一直嚷着,制造噪音不说,还让人心烦。

 

朱云峰将这归结于郭奇林的乌鸦嘴:“都是你说的,你要不说就不能有这种队友!”

 

郭奇林十分无辜:“这关我什么事儿!”

 

朱云峰见他不承认,开麦问阎鹤祥:“哎,老阎,刚才我俩匹队友之前他就说‘不碰到卖挂的就谢天谢地了’,你说这是不是他嘴开光了?”

 

阎鹤祥笑了一声,问队友:“嗨,兄弟,你这是跟风闹着玩儿还是真的卖挂啊?”

 

那人回答的十分硬气:“我就是卖挂的,怎么了?买不买啊?不买别打扰我做生意!看你这身儿衣服也知道你是个穷比。”

 

泥菩萨尚有三分火气,阎鹤祥还没说什么,朱云峰先怒了,但是未等他开口,阎鹤祥就问道:“哎,我就是有点好奇。兄弟你这挂什么功能啊?”

 

朱云峰一愣,关了麦问郭奇林:“这老阎怎么回事儿?竟然问起这卖挂的了,难不成我看走眼了?”

 

郭奇林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先等一等,可能阎哥没有买挂的意思呢。”

 

 

 

 

 

11

 

卖挂的队友一直在讲他的挂的功能,仿佛上天入地无所不能,阎鹤祥偏要和他犟嘴:“还能穿墙,我怎么不信呢?落地你穿我我看看,不然你可就别装了。”

 

“好好好,你跳哪儿我就跳哪儿,非要给你看看了。”

 

那人跳到阎鹤祥旁边,阎鹤祥抢先进了房间捡枪捡子弹,然后对他说:“你去别的地方找枪,别和我抢,我刚才看到一对人跳到旁边了。”

 

他也很听话,转身出门去其它房子找枪了,然后转回来到阎鹤祥楼下说:“兄弟,看好了啊!”

 

阎鹤祥在二楼走廊,那人隔着两堵墙,三发子弹将他打倒,阎鹤祥惊呼:“竟然是真的啊!兄弟你这挂多少钱一年?我买了我买了,快来扶我一把。”

 

他跑进来边扶阎鹤祥边说:“这下信了吧?你加我QQ,我们细聊!”

 

说着阎鹤祥被他扶起来了,起来的瞬间一梭子子弹扫出去把那人打死:“不好意思啊,骗了你,其实我看不起卖挂的。”

 

朱云峰一愣。他正想去偷了那个卖挂的,顺便将想买挂的阎鹤祥一并收拾了,结果阎鹤祥就这么套着话,先把那人打死了。

 

那人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反转,骂骂咧咧地退出游戏了。

 

 

 

 

 

12

 

朱云峰方才竟然怀疑阎鹤祥,此刻在自我检讨中,郭奇林笑了笑问道:“阎哥你竟然把他打死了啊?”

 

“我这老年人觉得无所谓,但是想必你们两个年轻人是认真喜欢这个游戏的吧,有人钻自己喜欢的事情的漏洞的感觉我懂的。”脱离了方才的表演状态,此刻他的声音又恢复了低沉,“没办法提前和你们讲,我就擅自这样决定了,抱歉啊。先问清楚再下手是因为我觉得吧,不能错杀也不能放过。”

 

朱云峰这才开麦道:“听你声音也才三十多岁吧,怎么就老年人了?不过别说啊,老阎,刚才那出真的痛快啊!”

 

郭奇林想了下也说:“阎哥,你可真是个好人!”

 

阎鹤祥:???

 

刚(线上)近距离接触到喜欢的小孩儿就被他发了好人卡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

 

日后得知真相的饼哥: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评论(19)
热度(53)
© 鹿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