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吵

年更选手,国家一级爬墙运动员

【祥林】是风动。下

古风paro,阎将军x郭太子

夹带少量私货,除祥林外其他不打tag了,自由心证吧!

说起来写完才发现全文和标题都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这篇是我听着这首想到的!安利一下!是风动♪

 

——



郭奇林绕着长廊走的第六圈,杨九郎实在受不住了,开口问道,「大林这是怎么了?转得我眼睛都快花了。」

张云雷抿了口茶瞟了郭奇林一眼,冷笑一声,「能有什么,春天到了呗。」

杨九郎欲开口追问,想了想他们哥几个都有爱卖关子的毛病,拿过张云雷的茶杯续上茶水,给人伺候着递回面前。

张云雷接过缓缓喝上,这才开口,「还用问吗?你也不想想是发生什么事之后他才这样的?」

朱云峰终于将注意力从桂花糕转移到还在绕圈的郭奇林身上,嘴里还嚼着糕点含含糊糊地道,「不、不就最近这么几天开始的吗?」

他正纳闷呢,曹鹤阳努嘴道,「是啊,最近我们结识了谁啊?」

说起来要追朔到前几日街上碰见阎鹤祥后,几人便一同进了郭奇林他们常去的茶楼,甫一入门便有熟识的小厮引领他们去楼上的隔间,聊上之后阎鹤祥方得知几年前他们也是见过的。

当时是张云雷率先开口回忆着,「就你刚被陛下命陪皇长子读书的那年,殿下生辰,我们哥几个都在的。」

「对,只是没说上话。皇长子殿下的生辰嘛,热闹归热闹,规矩却不能乱,也就是离挺远看上那么一眼,说斯文点就是……」朱云峰接上话,抓耳挠腮地想着。

「那叫遥遥相望,也可以说是惊鸿一瞥。」曹鹤阳虽是官宦之子,也是考取了功名的,将朱云峰爱吃的糕点往他面前一推,「您吃着吧,伯父学识渊博,您怎么就一点儿都不用功呢?」

「哎,这不是有你呢吗?」朱云峰从善如流拿过一块儿糕点先送到曹鹤阳唇边故作奉承道。

「还遥遥相望?说得像是你对……你对人阎将军有非分之想似的。」郭奇林被他们逗笑,顺口接了句话,差点暴露他对阎鹤祥的称呼,急忙换了个叫法,却显得生疏了。

阎鹤祥看着他这幅得意的样子却在愣神。

面前人的身影,与六年前那小孩儿的模样虚晃重叠。转念一想,纵使麒麟公子与郭奇林年纪相仿,也绝不可能是郭奇林,郭奇林若是见了他可是会第一时间认出他的,绝不可能还叫着「阎将军」。

摇了摇头将脑中诡诞想法甩出,阎鹤祥学着对面两人的样子,也给他拿了碟点心,「哎少爷,这么叫就见外了,叫我老阎就行。」

所以此时朱云峰想也不想便回答了,「老阎啊?」

张云雷嫌弃一撇嘴道,「这不结了嘛!九郎不知道其中内情,你还不知道吗?」

「关阎鹤祥什么事?」杨九郎回手拿过他的折扇假意拍他头问道。

「我懂了!」

「我知道了!」

朱云峰和郭奇林同时嚷道。

「啊?殿下您又知道什么了?」见郭奇林这个样子,杨九郎觉着也只能问他自己了。

郭奇林看起来十分兴奋,几步走过来手舞足蹈地道,「怎么告诉他我就是我,我知道了!不同你们讲了,我这就去派人叫他去东宫见我!我先走了,回见!」

话说完,不等几人答话,便匆匆走了。

「嘿,这殿下最近是什么脾气啊?」杨九郎回过头来问他们,几人却都摇了摇头不做声了。

阎鹤祥那边也琢磨着呢。自那天之后又同张云雷他们见了几次面,听曲儿做对子游湖赏灯的事儿没少干,便熟络了许多。也知这几人同郭奇林的关系不一般,瞒了这么些天,估计那小孩儿也该知道自己回来了。

正想到这儿,东宫主事的大太监来传旨了,「阎将军,老奴奉太子殿下口谕,宣您前往东宫面见,即刻动身。」

「臣……领旨。」

阎鹤祥虽没有抗旨之意,但却十分忐忑。看这位公公面上带着笑意,估摸着小孩儿得知自己回京,还是开心多于怨怼的,内心挣扎一番便去了。

「公公您可知晓殿下此番宣我所为何事?」临近毓庆宫,阎鹤祥还想着套上几句话。

「哎哟,老奴哪里知晓殿下的心思。这就到了,还请阎将军亲自去问吧。」

「多谢公公。」他回头示意护卫给人递上赏银,双方互相道谢后,阎鹤祥深吸一口气,走入殿内。

阎鹤祥甫一入殿,未等看清太子现今的容貌,便被殿下投怀送抱了。他左右看了看,知道郭奇林是先屏退了左右的,还算是心里有数。低下头看着扑入怀中个头窜到自己肩膀的小孩儿的发顶,阎鹤祥无奈地叹声气,抬起手来回抱,「殿下,至少先让微臣行过礼吧?」

「等不急了。」

小孩儿声音带上了多年沉淀的思念,软软糯糯的,十分好听。

阎鹤祥听着这最近才熟悉的少年嗓音,心里却咯噔一下,「……那麒麟公子,原来就是你。」

被欺瞒的感觉并不好受,可阎鹤祥也瞒了郭奇林他回京的消息许多日了,一时不知内心是何种滋味,登时就想转身走人。碍于身份,却只能将人从怀中推出规规矩矩请了安,「微臣阎鹤祥,参见太子殿下。」

郭奇林看他沉着脸色,小心翼翼地开口,「哥,你生气了是吗?」

「微臣不敢。」阎鹤祥抬手又行一礼,说着与表情相悖的话。

郭奇林见他不快,犹豫片刻复又抱上去,委委屈屈诉说思念,「我知道错了……但是我只是想给你个惊喜。哥,我真的好想你……」

少年成长如此之快,声音中的清脆添了许多只有经历过种种变故才能沉积的稳重,身形也从一个小胖子抽条成了英俊潇洒的翩翩公子了。

是了,他早应该知道的。

就是他的小孩儿。

阎鹤祥心一软,才低声唤了一声,「大林。」

郭奇林见他松口,得寸进尺问了句,「还走吗?」

「能不走就不走了。」他也是打心眼儿里心疼小孩儿这幅模样。这些天也没少见,他知郭奇林到现在才同他相认也是与他一样,忍耐许久了。又用力抱了抱小孩儿,一同坐下诉说这些年大大小小的事,两人不自觉又同幼时一般亲密无间了。

复一日,约在郊外相见赏景,由头是庆祝二位友人终成眷属。这些日子阎鹤祥也看出那两人的情愫与他人不同,赴约之前先去挑了份礼物。他身为武人,也知玉佩这种物什应当是当事人互赠,好在那两位也是习武之人,便选了一对精巧的剑穗儿,这就晚到了片刻。

地方选得不错,有山有水有石有树,三步一小景,五步一大景,可见这几位少爷也是懂得享乐之人。但他心中念着几日未见的郭奇林,却没时间仔细欣赏。

还未等他走近,便听到朱云峰的声音隔着许远传了过来,「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老阎你就是那小娘子啊?」

阎鹤祥脚步一停,想必当日见到的那位姑娘今日也在场了,正琢磨着见面礼,却听到另一人的答话。

「哎,还没想好如何同他解释……」

郭奇林的声音一出,他几下便将这前后关联想通了,登时一火,疾步上前用力抓住郭奇林的腕子,将他从草地上拽起,「还有什么事在瞒我?」

旁边几人均是一愣,朱云峰起身,也不顾这阵子的交情,一心只想着护短了,「哎,你先放开大林!」

郭奇林手腕被拽得很紧,曹鹤阳在旁边看出他强忍疼痛,正欲劝说,便听到郭奇林板着脸冷冷开口,「阎鹤祥,你随本宫来。」

「大林!」他们便知郭奇林心里这是有了计较,但仍是不放心,叫了声他的名字。可他头也不回地挣脱开桎梏走了,身后跟着一言不发同样冷着脸的阎鹤祥。

几人面面相觑,但也不便阻拦,只能希望他二人能解开误会重归于好了。

可这到了另一处,四下无人,就连护卫也都识相地站得远远地背对着他们,郭奇林便上前一步道,「哥,我不是故意的,你听我解释……」

可没说两句就被阎鹤祥打断了。

阎鹤祥缓缓凑近,语一出十足地咄咄逼人,惹得郭奇林随着他的话连连后退,「殿下现在不自称本宫了吗?不直唤微臣名姓了吗?」

「我刚才是怕,如果我不用太子身份令你,你就跑了,没有别个意思……」郭奇林站下勉强稳住身形,垂着头面色平静,不熟识的人根本听不出他此刻声音中带着颤抖。

可阎鹤祥是谁?从小到大除了父母最懂郭奇林的人。他一怔,强忍着心疼继续追问,「初见时为何没有挑破你是男儿身?后续再见为何没有解释?殿下,您是故意耍我吗?」

郭奇林也早就想到如果阎鹤祥得知当天那位姑娘是他扮的会是个什么反应,设想了千百种情况,唯独没有此番场面,顿时情绪慌乱,不由得乱了呼吸,磕磕绊绊地道,「我、我怕你生气,所以没有说清……哥哥,我知道错了。」

「您又认错。可是殿下您可知?先前不说我现在只会更加生气!您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了?!」阎鹤祥被他这幅什么都由着他的样子激怒,大抵是越在乎便越发小气了。

「听我说。」郭奇林复又上前,拽住了他的袖子,「我知晓那同我有几面之缘的温润公子就是我的好哥哥时,我真的好开心。」

「……」阎鹤祥闻言目光游移,却瞥见了郭奇林手腕上被他握出的红痕,心疼之感是压也压不住了,便安静下来听他继续道。

「总是听人说你立下的战功,却无人知晓我有多想亲眼见证。」郭奇林声音清澈,同一旁涓涓河水一般在阎鹤祥耳边流淌。

「我……」阎鹤祥猛地抬头同他对视,见到的便是小孩儿眼中的情感呼之欲出。

郭奇林越说越发委屈,不知是在河边被风吹得发冷,还是因为阎鹤祥起的情绪,他吸了吸鼻子接着说道,「这些年哥哥你从未与我有书信往来,重大日子派人进贡之时连句话都不曾给我带,方才还那般凶我……」

「……对不起,哥哥不知道啊,是哥哥对不住你了。」他见小孩儿这般示弱终究是于心不忍,开口语调总算是放缓了许多。

「哥,」郭奇林忽而轻声道,「我心悦你。」

阎鹤祥突然懂了。他懂了郭奇林看向他时眼底暗涌的湖泊中,小心翼翼揣着的深意。他紧张得有些口干,不太敢相信他二人竟是心意相通的,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殿下……」

郭奇林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问道,「哥,你心中可否也有我?」

「殿下,就算你我身份有别,我也不是会因为您是太子便还在此处听您羞辱我之人。」阎鹤祥抬手,握住郭奇林被他伤到的手腕轻轻揉散瘀血。

听了这话,郭奇林反手握住阎鹤祥的手,急忙道,「我没有羞辱你!」

「我知道,所以我还在这里。」他一把拥住郭奇林,不再犹豫直诉衷肠,「微臣肖想您,已经十数年了。」

「哥哥……」郭奇林闻言展眉一笑,立刻变得十分开心,笑颜仿若与多年前还仍稚嫩的脸重合。

他不笑时,是皑皑白雪天寒地冻,是茫茫苦海惊涛骇浪,是漫漫长夜漆黑一团。

他笑时,却是冰雪消融,是波澜壮阔,是黑夜将过黎明来临的第一道曙光,照进了阎鹤祥眼里,更照进了他的心里。

只一眼,终其一生,再难相忘。



——

 

我终于写完啦,恭喜我自己!太爱两位老师了。

不足之处有许多,几年不认真写东西了,还请多担待,感谢各位看到这里!

另外想问一句,祥林群有没有的?而且哪里能找到绑定画手啊,互相产粮的那种(

 

评论(5)
热度(47)
© 鹿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