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吵

年更选手,国家一级爬墙运动员

【郭奇林生贺/祥林】是风动。上

小郭老师生日快乐。

古风paro,阎将军x郭太子

虽然是少爷生贺但估计我能写到阎老师生日去……(

夹带少量私货,除祥林外其他不打tag了,自由心证吧!

女装预警!

 

——

 

 

 

三更的锣甫一敲,郭奇林便醒了。

 

他又梦见阎鹤祥了。

 

那人离京已有六年,却隔三差五出现在他的梦中。

 

好似折磨。

 

「太子殿下,您还好吗?」

 

前一晚他又被身为国舅爷的张云雷带出来玩,此时正躺着张云雷府上厢房的床上,愣愣地看着床顶帷帐,听着下间丫鬟小心翼翼的问话,答了一句无事,起身披上外袍走入院落。

 

不成想他这位小舅舅竟也无心睡眠,抱着一坛酒靠着院中最大的一棵杏花树坐着。

 

郭奇林走近了些,身为太子,自小的教养不允许自己也像他一般席地而坐,犹豫片刻坐到旁边石凳上才开口问道,「小舅舅,怎的还没有睡?」

 

「心中有人,如何入睡?」

 

心中有人,如何入睡?

 

郭奇林默念了一遍,心下满是「阎鹤祥」三字,似是有些不对,晃了晃头仍觉还是不甚清醒。

 

张云雷笑了一笑,冲他招招手,深知他心中所虑,「过来坐啊。放心,就算有人找我姐夫告状,小舅舅也替你扛着。」

 

他这才也露个笑,坐到了张云雷旁边的草地上。

 

不远处一众下人低眉垂眼,没一个敢吱声的,也是知他们这位日里成熟稳重的太子殿下,也就在国舅爷等朋友面前才会像普通少年郎一般。

 

郭奇林抱过另一坛酒,抬头看着月光从杏花的缝隙中落下,心下想着的是此番光景,就算挨父皇一顿骂也值了,便是连什么时候抱着酒坛睡下的也不知晓。

 

宿醉的感觉当然不好受,一醒来便听见几个熟悉的声音在外间谈天,被人伺候着洗漱穿衣后才插上一句嘴,私下里同他们谈话从来都用不上端着太子的架子,开口说出的话便随意得很,「你们真是够早了,我这还没睡醒呢……」

 

「哎哟我的太子殿下啊,您总算醒了。愿赌服输,我们已经给您想好惩罚了,可别赖账啊。」朱云峰将他拽到桌边,张云雷唤人将早已备好的饭菜端上来,几人凑到一起向来是喝退下人好得像亲兄弟一般,称号都是顺嘴才加上的。

 

郭奇林也不和他们客气,睡到现在早就饿了,夹了一筷子菜送到嘴边才问,「什么赌?」

 

朱云峰正想答话,旁边的曹鹤阳登时手起筷落抢走朱云峰本来想夹的鱼肉,拔出鱼刺才示意朱云峰夹走,「哎,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昨儿个不是说好了吗?谁起的最晚就算是输了!」

 

顿时胃口没了大半,手下筷子一停,郭奇林瞧上的肉就飞到朱云峰碗里了,他只好蔫兮兮地开口,「啊……是我最晚起了。那惩罚是……?」

 

「也不是什么难事,换上衣服打扮打扮陪我们哥几个玩上一天就成。」朱云峰嚼着肉含含糊糊地讲。

 

郭奇林一咬筷子尖儿,「这么简单?」

 

张云雷嘿嘿一笑,「对,就这么简单。」

 

然后,郭奇林看了想打人。

 

朱云峰和曹鹤阳拿出了一套粉衣裳,张云雷把他按在椅子上拿上来一套小姑娘家用的胭脂水粉瓶瓶罐罐,挨样儿往他脸上抹,抹完了又叫两个小丫鬟把衣裳给他换上,粉扑扑的衣裳映着粉扑扑的小脸儿,三位翩翩公子都看愣了,旁边的小丫头也忍不住多偷看他几眼。

 

这些物件儿张云雷府上本是没有郭奇林适用的,今个儿早上趁他还在睡懒觉,几人一合计便支使人去备好了,就等这位太子殿下起床呢。

 

张云雷一把捏上他小脸儿,「大林,别说,还真好看啊……」

 

然后就被他们领出门了。

 

郭奇林委委屈屈地道,「小舅舅,两位哥哥,这玩的是不是有点儿大啊?」

 

「乖啊,没事儿,就带你去醉仙居吃上次没吃成的烤鸭,不去别的地方!」张云雷本是牵着他的手,想了想在外人看来不太得体,便放开了。

 

不过三位翩翩公子一位俏佳人一同逛街也很是引人注目,曹鹤阳还算有良心,路遇个卖面纱的铺子还买了条白色纱巾比划着,「看,还是我对你好吧?」

 

郭奇林点点头,朱云峰接过来亲手给郭奇林戴上了,末了还隔着面纱点了点他的鼻尖,「哎呀,这么好看,哥哥都不想给别人看了。」

 

话音未落,朱云峰的手便被人按下了,抬头一看竟也是个熟人,「哎,烧饼,这位姑娘看起来不太愿意被你碰触,不要勉强。」

 

张云雷忙上前拽住杨九郎小声道,「误会误会,这是我们家大林!」

 

杨九郎登时就想给郭奇林行礼,奈何当下身处闹市实是不妥,压低声音算是请安了,「参见太子殿下。」

 

他转过头来又反手捏了把张云雷的指尖,犹豫了一下称呼郭奇林时换了个叫法,「带……带少爷出来玩也就算了,怎么还如此胡闹?」

 

郭奇林连忙摆摆手表示不在意,「九郎不要怪他,我这是……愿赌服输,愿赌服输。」

 

虽说偶尔也能出宫来,不过这民间集市对于郭奇林来说仍很是新奇,他在前头走着,左看看面具右看看摆件儿,后面几步远张云雷、朱云峰和曹鹤阳七嘴八舌把这事儿给杨九郎解释了。

 

杨九郎听后十分无奈,却也没办法,好在这几位少爷都心里有数,不然陛下和皇后也不能由着他们三天两头带着太子出宫,眼下多盯着点儿不出乱子就成,这么想着便同张云雷一齐走在后头了。

 

正说笑着,旁边撞上来几人,长相勉强能看,表情却是十足十的令人反感,「敢问这位小姐闺名为甚?芳龄几何?可否婚配,可有意中人呀?」

 

一听这是冲着郭奇林来的,这几个平时没个正行的少爷登时敛了笑意,张云雷折扇一挡,拦住身边三人,摆明了是想先看戏。

 

杨九郎有意劝说,见着旁边朱云峰、曹鹤阳虽然站下了却也紧盯着那几人,也就没开口,手握成拳准备着随时出手。

 

不得不说郭奇林这副扮相很是唬人,不笑的时候冷若冰霜,眼波流转中明明流露的是睥睨天下的意味,但是长得好就是长得好,哪怕隔着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也能看得人心痒痒。

 

为首那人慢慢悠悠走向郭奇林,「小美人儿,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京城有名的刘一霸,你乖乖地同大爷走,包你今后吃好的穿好的,床上还能享受好的——」

 

郭奇林眼眉一挑,正欲开口,身后朱云峰就先骂开了。

 

「我呸!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放这种大话!爷爷我今天教教你如何做人啊?」朱云峰本来也就是想看看这人能掀起什么风浪,所以起初并未有所动作,不曾想他竟然如此无耻,立刻走上前一掌拍开那人伸向郭奇林的手,那瞬间他甚至还能分出心来,想到先前杨九郎按住他手时用的力度可真是轻啊。

 

曹鹤阳几步上前,将朱云峰往旁边拽了拽以躲开扑向朱云峰的人。杨九郎和张云雷也没有闲着,踢开几人刚想抓住那厮,却见一人突然上前,一把将那所谓的刘一霸掀翻在地。

 

阎鹤祥本来见这姑娘有人保,是没有打算出手的,但是猝不及防被友人推到这流氓身后,无奈之下只好顺手将那人撂倒,实在是……交友不慎,交友不慎。

 

他这举动虽然算是误打误撞的帮忙,但有些话还是不吐不快,「对着姑娘嘴里还不干不净的,想必在你口中那别个地方也只能是个下作之人了。」

 

郭奇林身为事件中心却没有太多火气,大臣之中私下里说他空有一张皮相、不是太子之才的人多了,哪能个个都放在心上。他本想自己解决这个人渣,没想到有生之年他竟然也会被英雄救美……不对,这个用词也不甚准确,这两天脑子里似是总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事。

 

但不知为何对眼前人的身影竟莫名有些熟悉之感,本想和他澄清自己并不是个姑娘,还未开口,他已将那人扔到赶来的官差脚边,转回身对着自己行了个礼,「某见姑娘举止不凡,想必无法忍受此人无礼之举。无心冒犯,还请姑娘海涵。」

 

张云雷看够了热闹,一展折扇挡在郭奇林身前,「这么大动静,再不走迟早传进宫里,今天先回去吧。」

 

「可是你答应我的醉仙居!」郭奇林一跺脚,看了看就在眼前的酒楼,不能接受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朱云峰也凑过来,「回去就派人来买,我的太子殿下啊,这种时候你就别耍脾气了!」

 

这三人躲在一把扇子后面讲悄悄话,看起来着实不太美观,且还有个虽然用不着但是他确实出手相助了的恩人在。曹鹤阳看不下去,只好扯扯朱云峰的袖子,「哎,这边还有人看着呢,你们注意点儿!」

 

习惯于善后的杨九郎冲阎鹤祥一拱手,「抱歉,实是不巧,今日还有急事,若有机会定摆宴将公子奉为座上宾聊以答谢!」

 

阎鹤祥倒也不计较,一拱手便目送他们离去,恰有二人从人群中走到他身边,他便问了身边的朋友,「那位姑娘是……?」

 

孟鹤堂这也是拽上周九良带着离京许久的阎鹤祥熟悉如今的京城,路遇熟人想着上次打赌输了承诺的事还没兑现,便到人群中躲了一躲,不成想他们才是看完整桩戏的人。

 

两人心下对那小女子的身份有了几分猜测,但……皇家的事不可乱讲,孟鹤堂便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拿着折扇敲敲自己后颈,「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他身边的周九良可就看不下去了,一巴掌轻飘飘拍到孟鹤堂后脑上,「不会说人话先生您就不要说了。」

 

阎鹤祥笑看他们,问出了关键一句,「说起来,孟兄方才推我做什么?」

 

孟鹤堂抓准了机会卖惨,明显是想转移话题,「哎哟喂真个疼啊。不说这个了,本想带你去见那位名誉天下的麒麟公子,今日怕是不成了。」

 

说到这麒麟公子,阎鹤祥心中微微一动。若是他家小孩儿自他离去后也一如当初他在身边时那般用功,这等称号也落不到旁人头上吧。更别提这麒麟公子虽是名誉这金陵城乃至天下,却没有几人能得以一见,就是他家小孩儿也不至于此,实在是过分高傲了,不过谁让人家就是有这个高傲的本事呢,摇摇头道了句,「无妨。」

 

孟鹤堂听他这话觉得有点儿意思,又一脸坏笑地凑过去,「别人若是听说能亲眼得见那麒麟公子,早就乐得上天了,你怎么就没点反应呢?」

 

「我也只是好奇,改日再说吧。」见他二人兜着圈子就是不打算为自己先前的疑问做个解答,阎鹤祥也不恼,一笑置之了。

 

倒不是他清心寡欲对女色不贪求。

 

只是,早多少年前,心中已经住进个人了。

 

 

——

 

感觉越大越不会写东西,用词反反复复的就那么几个词儿,自己看着不舒服就来回改,改了又觉得不如原来的那个词好,快魔怔了,希望各位能多担待。
 

评论(5)
热度(61)
© 鹿吵 | Powered by LOFTER